定义


金融资本
金融资本就是工业垄断资本和银行垄断资本在一起而形成的垄断资本。途径包括金融联系,资本参与和人事参与。
这种融合体现在三方面: 一是产业资本在扩建过程中和银行资本相结合;二是产业资本在多元化的产业延伸过程中和银行资本相结合;三是产业资本在收购、兼并、重组过程中和银行资本相结合。产业资本在其流通周期里与银行资本的融合,是现代资本运作的必然。体现了货币在市场经济中的本质及其扮演的重要作用。
当今证券及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迅速发展拓展了金融资本这一概念的外延。其一,指用于增值的货币(资本)本身。这些货币以与用于工业、商业中的货币不同的特殊方式,即通过货币本身的周转增值自身,中间不会转换为生产资料制造商品,也不会通过买卖一般商品赚取差价。它主要的增值手段是利息收入;其二,指那些掌有大量货币,并将其(部分地)用于金融资本用途的企业及机构,如商业银行、投资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及基金保险公司金融集团、证券公司、投资银行等。
金融资本是指由银行资本和产业资本相互渗透、溶为一体而形成的最高形态的垄断资本。金融资本取代产业资本占统治地位。 生产和资本的集中与垄断是这一切变化的基础。没有产业资本的高度集中,就无法为银行提供大量的货币资本来源,也就不会有银行资本的高度集中和垄断。而银行资本的集中和垄断,又反过来通过各种信用手段,促进产业资本进一步集中和垄断。所以产业资本的集中和垄断从一开始就是同银行资本的集中和垄断交织进行的。
产业资本和银行资本形成垄断以后,两者之间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它们相互渗透,日益溶合,终于形成了金融资本。金融资本投资对象主要是金融产品,如投资于股票,债券,银行等。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金融资本全球化是国际资本流动发展的重要阶段。

特点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金融业资本迅速发展,出现了新的特点。
一,银行集中和垄断进一步发展,银行垄断资本的实力进一步增强。
二,金融机构多样化,各种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银行金融资本获得迅速发展。
三,金融资本概念已经拓展,金融业垄断资本与非金融业垄断资本进一步融合。
四,金融业务多样化,金融机构对个人的信贷关系大大加强。
五,银行垄断资本国际化大大发展。


集中垄断


金融资本是在资本主义向帝国主义阶段过渡时才逐渐形成的一种资本形态。随着工业资本的不断集中并走向垄断,银行也不断地进行着资本集中并走向垄断。银行垄断的形成使银行的性质开始发生变化。银行作为支付中介,实际上是各个资本主义企业的会计和出纳。它的活动性质使它对各种企业的经营活动非常熟悉和了解。但是,在垄断形成以前,银行的规模都比较小,银行的经营活动也比较分散,它们还不可能与企业建立牢固的业务联系,并通过这种联系去影响甚至左右企业的经营活动。在工业垄断和银行垄断形成以后,情况就不同了。这时,大企业所需要的大量货币资本只有少数大银行才有能力提供,大银行和大企业之间的经济联系慢慢固定下来。银行向企业提供了巨额贷款,为了保证贷款的安全,开始“关心”企业的经营活动,从企业的经营方向、发展规模到市场行情、盈利大小,它都要过问和干预。这时,银行实际上已在对企业实行监督并参与一定的领导。由于企业的一切金融活动都是通过银行进行的,银行也有充分的条件来确切了解企业的业务情况,并据此采取相应的对策。在企业严重依赖银行资本的情况下,银行可以通过各种信用手段来影响企业的经营活动,甚至最终决定企业的命运。这样,银行就从简单的中介人逐渐变成了万能的垄断者。

形成


工业资本和银行资本的相互渗透和溶合是从两个方面进行的:一方面是业务上的相互渗透:银行通过购买工商企业的股票或直接开办新企业,插足产业资本的经营活动;而工业资本则通过购买银行的股票或开办新银行,跻身于金融领域。美国的摩根财团就是从银行资本发展为金融资本的典型。它发家于19世纪60年代创办的摩根票据承兑行。在摩根承兑行发展为美国最大的银行之后,它开始创办或挤入美国钢铁公司和美国通用电气公司这样一些大型工业企业,成了当时最大的金融资本集团。洛克菲勒财团则是从工业资本发展为金融资本的典型。它在控制了美国的石油工业和其他许多行业之后,从19世纪90年代起,又把资本大量投入银行业,并完全控制了美国花旗银行,也成了一个庞大的金融资本集团。帝国主义国家的各种金融资本集团大致都是这样发展起来的。工业资本和银行资本相互溶合的另一方面,是人事参与:工业资本和银行资本相互派人充当对方的各种领导职务,这样,工业垄断资本家也是银行垄断资本家。银行垄断资本家也是工业垄断资本家,一身而二任,都成了金融资本家。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柏林6家最大的银行经理就参加了344家工业公司。这6家银行的董事也参加了407家公司。这750多家公司分布在各行各业,与此同时,有51个最大的工业家参加这6家大银行的监事会,当时最大的工业垄断企业克虏伯公司的经理就包括在内。这种人事上的结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也非常显著。60年代初,联邦德国3家最大的商业银行的代表,就在各种企业中占有1347个领导职位。仅德意志银行行长一人就同时兼任了16家大工业公司监事会的主席。在德意志银行的14名监事会成员中,西门子公司、莱茵电子公司等工业垄断组织的代表占据着一半的席位。在美国,洛克菲勒财团大通曼哈顿银行,其领导成员兼任着79家大公司的董事。摩根财团摩根保证信托公司,其领导成员更兼任着 233家工商企业的董事。根据美国国会的调查报告,在1967年底,美国十大城市的49家大银行同6591家公司之间,就有8019名兼任董事。正是这些既控制着工业资本又垄断着银行活动的金融资本家主宰着帝国主义国家的国民经济,是帝国主义国家真正的统治者。

集团形成


金融资本的主要组织形式是金融资本集团,即财团。在各个帝国主义国家中,都有为数不多的巨大财团,它们操纵着帝国主义国家全部经济和政治生活。据1975年统计,美国最大的两个财团即洛克菲勒财团摩根财团,就已分别控制了3081亿美元和2316亿美元的资产。它们和另外几个大财团(包括加利福尼亚第一花旗银行、芝加哥、波士顿梅隆、得克萨斯、杜邦克利夫兰等财团)一起,控制了美国钢铁产量的77.1%,汽车产量的67%,石油产量的57.1%,发电量的34%,它们还控制着全国商业银行资产总额的43.5%,人寿保险公司资产总额的55.6%。在日本,由于大财团和浓厚的封建家族关系常常纠缠在一起,人们习惯于把日本的财团称之为财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居于垄断统治地位的三菱三井、住友、富士、第一劝业和三和等六大财团共占有着日本全部企业资产的25%。它们直接控制的垄断企业已超过150家,牢牢掌握着36个最主要的工业部门,并占有全国银行信贷业务的2/5以上。
最初的财团大多带有比较浓厚的行业色彩和部门分工。例如,美国的摩根财团主要占据着钢铁工业和其他基础工业,故有“钢铁大王”之称。洛克菲勒财团则以“石油大王”闻名于世,其世袭领地主要是石油工业。日本战前的财阀也都有各自的独占行业,三菱财阀垄断着造船业和海洋运输业;三井财阀主要经营煤炭工业和商业;住友财阀则倚重于有色金属工业。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生产的跨部门集中和混合联合企业的发展,各大财团的行业色彩日益淡薄。由于生产的进一步社会化和国际化,财团的部门独占状况已逐渐消失。各大财团越来越多地进行跨行业的经营,极力向其他财团霸占的行业和领域扩张。几乎所有的大财团都是跨行业的,它们的经营范围和利害关系已越来越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即使它们属下的许多垄断企业,也在日益增多地成为经营广泛的混合联合企业。由于各个财团互相渗透,由几个财团共同占有关键性的大垄断企业已越来越成为普遍的现象。例如,美国最大的工业垄断公司──通用汽车公司就是由杜邦摩根和洛克菲勒这些大财团共同控制的。即使原来一些财团的独占领地,也不断被其他财团挤入,洛克菲勒财团的埃克森石油公司,摩根财团美国钢铁公司,都已被其他财团控制着一部分股权。
随着金融资本之间的相互渗透,财团原有的家族色彩更趋淡薄。过去,财团多以专门经营某一行业的富有家族为核心,这些富豪掌握着财团及所属企业的股票控制权,是财团的主要占有者和统治者。因此,财团也往往以这些家族来命名,如洛克菲勒、摩根杜邦梅隆克虏伯、安田,等等。情况已发生了一定的变化。由于生产规模庞大,经营的范围日益广泛,财团已越来越小。富有家族虽然仍旧掌握着股票控制额,但他们在财团全部股份中所占的比重却明显下降。再加上财团之间的互相渗透,单独由某一家族独占整个财团的情况开始受到削弱,各个家族财团逐渐进行溶合。有些财团虽然继续沿用过去的家族名称,但实际上已经不是由原来的家族单独控制了。例如,美国的摩根家族早就失去了对摩根财团拥有的决定性支配权。联邦德国的克虏伯财团也不再由克虏伯家族所单独控制。

寡头统治


在金融资本形成的基础上,产生了金融寡头。金融寡头是指操纵国民经济命脉,并在
实际上控制国家政权的少数垄断资本家或垄断资本家集团。金融寡头还通过建立政策咨询机构,掌握新闻科教文化等来左右和影响内政外交与社会生活。
金融资本对国民经济实行统治的主要手段是参与制。通过参与制,各大财团控制了比自有资本大几倍、几十倍的他人资本,把触角伸向广泛的经济领域。金融资本还通过发行有价证券、创办新企业、改组中小企业、实行各种各样的兼并和组织各种垄断组织等等办法,攫取着高额垄断利润,实现其对整个国民经济的统治。
金融资本在加强对国民经济进行统治的同时,还将其触角伸展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特别是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去。金融寡头国家机器的渗透与控制,主要是通过人事参与,实行“个人联合”实现的。这种“个人联合”,可以直接由金融资本家或其代理人担任政府职务的办法来实现,也可以用收买政府高级官员或议员的办法来达到目的。
此外,金融资本还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来对政府施加影响和进行控制。例如,在垄断资本主义国家中,都有“全国制造商协会”、“雇主协会”、“经济团体联合会”之类的组织。这些金融寡头的俱乐部常常通过提出建议和研究报告的形式来影响和左右政府的决策。实际上,这是金融资本家在为政府规定具体的政策方针和行动纲领,要求政府贯彻它们的意图,为它们在国内外的各种经济和政治利益服务。
因此,金融资本在经济和政治上的全面统治,标志着资本主义进入它的最高阶段,这就是帝国主义的实质。
金融资本的形成和统治,把资本主义的生产资料私有制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峰。极少数金融寡头攫取着越来越多的国民财富,它们通过兼并或合并,把对生产资料的剥夺,日益扩展到巨大的垄断资本家之间。它们还通过各种渠道,控制着越来越多的他人资本。金融资本通过与资产阶级政府的个人联合,还把资产阶级国家的财产和财政也置于自己的直接控制之下。这样,生产资料日益集中同生产日益社会化、国际化并行发展,必然使资本主义的所固有的各种矛盾更趋激化。